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澳门永利娱乐开户平台的眼泪在流淌 把你牵挂在心肠

时间:2017-08-02 16:46

 
     就这样,我总在旅途上奔波,我总在车站话别。我数次回家探望亲人,总是觉得相聚的日子才开始,我就又要离别了。隔着车窗,在汽笛声中,额头贴着玻璃,我努力地将嘴角上扬着,想让笑意盈满我的眼眶。“妈妈,别哭!”可每次都会被儿子这样关照着。 
 
      就这样,在机场里,看着我70多岁的母亲,在我家住了8个月后,只身踏上了飞机的旋梯,看着消失在晴空里飞机,带走我无限的思念和牵挂。 
 
       就这样,我一次次看着高大、颀长的儿子,汇入人流中,我踮起脚,看着他的背影,看着他的头稍,看着他快快消失在我的视线里,心里顿时空缺的无法弥补。 
 
        今年夏天,和我最相通的姐姐,带着我漂亮可爱的侄女来了,从知道她要的那一刻,我就无数次地盘算过,要带她们玩遍这里,要带她们吃遍新疆的美味,要送她们许多特产。可好像许多的设想还没实现,离别的时刻就到了,我不敢拥抱姐姐,我不敢多看她。她也这样,好像是为了避免什么,我们匆匆地告别。归途中,憋忍的眼泪终于如开闸般的宣泄了。 
 
      “火车已离家乡, ,只有梦里再相往。”又是一个人的时候,又是《车站》响起了,跌宕在一次次离别的画面里,轻叹声里,向往的是又一次重逢。 
 
 
    语文组的幸福事 (之一)
 
     本组9人,7女2男。虽男女比例失调,却团结合作甚佳。虽年龄最大相差两轮,却不妨共同话题。其和睦宽松环境,堪称本校一景。 
 
     且不说工作中的互助无忌,竞争中的透明。也不叙共探互研的认真,互慰互量的贯风。就这忙里偷闲的趣话乐事,每每道来,就忍俊不住了。 
     物以稀为贵,不能不说的是这2男。2男之一梁某,30有5.严谨、略犟,较真。以前,常摆出一副不屑与众女子一般见识之相,后经众女反复多次较量、斗争、改造。现在以渐入佳境,不敢不与大家为伍,但也常出其不意进行蓄意“挑衅”,但毕竟势单力薄,且另一男总是我们的“帮凶”在众怒难犯中梁某屡屡以失败告终。但其秉性颇为顽固,要彻底改造,还需继续“斗争”。 
 
      2男之二张某,20有5.“异己分子”——体育老师。来去一阵风,常常是身心皆不在“曹营”。可一旦回营,绝对要打破“安定团结”之局面,嬉笑热闹有余,同室小大姐们,未入校门的孩子,叫他“师傅”、“哥们”,初中的学生和他讲话,常有拍肩捶背之举。开心无忌时,他叫阿姨级的我们“美女”。就这四川来的小子,聪明、活络有加。参加工作才5年,娇妻、爱女皆在怀。可我们总很难从这“大孩子”身上寻到当爸爸的感觉,戏称他“娃娃爸爸”,所以前不久,在他女儿的百天的宴席上,“娃娃爸爸”,颇为诚恳地央求众大姐,要帮助他、督促他,尽早进入父亲的角色,尽快担当父亲的责任。 
 
      话说那是个星期五的下午,本组全体成员都没有一、二节课。“娃娃爸爸”,也归营了,正是一学年结束后,各类先进出台之时,如何宰先进们一把,就是大家议论的话题。按以往的惯例,是饭店里面搓一顿,可那天“娃娃爸爸”不是说那家的菜不够味,就是这家的鱼烧得不地道。联想到“娃娃爸爸”经常“吹嘘”他厨艺如何的好,众矛头很快倒向了他,纷纷“谴责”他没让我们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“娃娃爸爸”一时被“激怒”,跳起坐上办公桌“不就是做一桌菜嘛,小菜!不是我老妈老爸在我家给我带孩子,我烧一桌给你们看看!”,于是寻个合适的吃饭地,又是议题,不是家有老人,就是有不是同事的另一半,搅在一起吃,多少有些生分。渔夫最近正好外出学习,双休日才回来,于是我提议,地盘我提供,就在我家。众人欢呼。就连“怪人”梁某也兴致勃勃地表示,他要做他拿手的”大盘鸡”、“炖鲫鱼”、“麻辣豆腐”待我上好第三节课回来,菜谱也罗列出来了,且规定:2男主厨,众女打下手,AA制,皆不能携带家属、小孩。 
 
     星期一,为了这顿饭,语文组打破了一贯自觉的工作作风,“娃娃爸爸”和在本组小妹,一大早就买回来了原材料,下午我和“娃娃爸爸”提早溜回来(可是破例了),其他人次第赶来,七手八脚一桌颇丰盛的菜肴摆上了桌,做主下手的我,可真是佩服这“娃娃爸爸”了,就那刀工,就让我好生折服,惭愧了。少有这样毫不拘束的饭局,开怀大吃,菜菜对味,没有酒规,却频频举杯,本来就准备了2瓶酒,想意思下就行了,可兴意盎然的我们,竟去隔壁的小卖部拿了三次酒(啤酒),且吃了个盘光碗空,瓶尽盅干,个个笑逐颜开,红光满面。 
 
     次日,众人齐夸“娃娃爸爸”,“娃娃爸爸”却出奇的低调,悄声告诫大伙,千万别让隔壁办公室的小娇妻知道,他做主厨之事,否则就会“好事”摊身的,业余时间就会“打折”了。意犹未尽的大伙,且再谋,趁渔夫未归家之前,再搓一顿,因为“娃娃爸爸”说,还有拿手菜没亮相呢。 
 
 
 
 
  想起了阿新
            
 
 
       总会在不经意时,因为某个场景或画面,让我时时想到——20年间只见过三次的阿新。   ­
 
   ­
 
         那时,我们住的那排平房有七户人家,都是些结婚不到三年的小青年,又都不是同一工作部门的,那热闹就可想而知了,他们都是些因为家庭问题,早早踏入社会的人,练就的社会气息浓浓,而我是出了校门又进校门,谈吐、说话方式多少与他们有些不同步,又在文职部门工作,就被他们那群人戏称为“知识分子”。 ­
 
 
     就在这时,大学毕业分在陕西某县城工作的阿新回来探亲了。阿新的哥哥阿建是我们的邻居。白皙,高挑、文弱的阿新,在当时应该算社会骄子了,可那群人却并不买阿新的帐,可能从小一块长的,他们太熟悉了,阿新的书生意气,成了他们打趣的笑柄,每每争论时,阿新总想用自己的“见多识广”、“博学多才”来镇镇这些人,一急就要要冒出句“我们老师说的。”更成了大家的笑柄,相反我俩说话倒还投机。有次,在派出所工作的阿建,晚上要看守一个肇事的司机,贪玩的阿建,让阿新替他看看,自己坐在牌桌上,不下来了,阿新就央我去给他做做伴,在派出所的值班室里,那肇事的司机躺在床上,蒙着头长吁短叹,阿新让我坐在高椅上,自己坐个小板凳,关了灯(因为开灯,蚊虫太多),在淡淡月光中,他比划着,很动情地给我讲他与女朋友相识的事,总让我想到琼瑶小说中的浪漫,还很是羡慕呢。 ­
 
 
      不久,阿新回去了,他答应替我去看看在西安上大学的妹妹。阿新走的那天,我不在。可我却落了个“好人”的绰号,被那帮人打趣了好一阵,据说,是因为那天,阿新当众“宣布”:“这一排房子的人,只有阿雅是好人!其余都是坏人!”。 ­
 
 
     第二次见阿新,是在好几年后了,这次他带着自己秀美的小娇妻回来的,可只要多接触一会,那漂亮小女子的任性、欠涵养的性格,就暴露无遗。这让那帮其实心里还是佩服、羡慕阿新的人多了几分不屑。不过这次这些“哥们”很懂事,从没当面揶揄过阿新。好脾气,爱面子的阿新,还是很维护小娇妻的形象的。记得那天,他带着小娇妻来我家玩,临走时,指着我穿的白裤子说,有些肥了,让他的小娇妻给我改改,且说“她手好巧的,缝纫活做的不错。”是的,改后的裤子,我穿着很合适了。 ­
 
 
     第三次见阿新,相隔了好多年,这次阿新只身匆匆赶回来奔丧的。他显得疲惫、憔悴。据阿新的哥嫂说,阿新的妻子一直没有工作,全靠职员阿新那点薪水养家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就是买楼房,也大部分靠哥哥阿建帮助的。出殡的前一天晚上,已经挺晚了,阿新进了我家,很突兀地对我说“你明天也去吧,陪我好好哭一场,”我奇怪他的说法,他自顾自地继续说:“这些年,我活得太累了,真想找个地方,好好哭一场,我们家连个女的都没有(阿新的嫂子在外地学习,没回来),你就和我在一齐,陪我哭一场吧。”,我更觉得唐突,不知怎样回答他。“你就想着你的父亲,陪我流流泪,我一个大男人,当众大哭多难堪,你就陪陪我嘛。”阿新看着我说。那时,我真是不理解阿新的想法,还悄悄对渔夫撇撇嘴。这次,渔夫倒是很理解阿新似地,拍拍阿新说“明天就叫阿雅陪着你,这几天,你们也够累了,回去吧,早点休息。”,出门时,阿新扭头望着我“明天,你一定要去啊!” ­
 
 
     第二天,在我们要走时,阿新的母亲拦在车前,,说不放心,一定要亲自去墓地看看,要我留下来替她接待来人。架不住老人的眼泪和哀求,我留下来了。我花了不少时间,把他们凌乱不堪的家整理好。中午过后,还在忙碌的我,背上挨了不轻的一击“你真坏!,为什么不去吗!害我哭一次的机会都没有!”是阿新,他无奈而沮丧地说着...... ­
 
 
     在这以后,就再没见着阿新了。倒是阿新的哥、嫂、妈要经常千里迢迢去看他了,因为一场重疾(脑部肿瘤),让年龄尚轻的阿新与轮椅为伴了。每次阿新家人告知的情况,总让我嘘唏不已,阿新半身不遂,头脑还清晰,口齿不清,涎水淅沥,生活窘迫。妻子对他的照顾很是不周....... ­
 
 
     唉,阿新......!­